热点排行
专题报道
地大影音

地大赏花记

发表时间:2019-04-28作者:网站编辑:路明点击:


  我喜欢花,也许是在北方呆惯了,对武汉的花颇不了解。看到很多树开花了,只要是不认识的想要去问武汉本地的同学,却被他们回以诧异的眼神,和一句“这你都不知道?!”好吧,自己去摸索。


  第一种不认识的花,是桂花。吴刚伐桂的故事早有耳闻,也对桂花倾慕许久。只是没想到,桂树就只是教二楼前的行道树而已。九月份,细碎的金色小花在树上点缀着,若隐若现,一点儿不张扬,只是香。香气扑鼻,到寝室里也闻的真切,心想着这么香的花,应该是什么呢?曾经易安居士由云:“揉破黄金万点轻”,应该是桂花吧?心中有答案却没法佐证,直到九月要结束,十月来了的时候,我才鼓起勇气,向一位学长请教:“这是桂花?”他用同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不过我懂了他的意思:这种白痴问题别来问我。


  也许是受周敦颐的影响,我对荷花也同样喜欢。荷花池里的荷花是一直开着的,每次从北区到寝室的往返之中,总是忍不住想要走到池中的亭子上,看着满池荡漾的莲叶,葳蕤的荷花,身心也受到滋养。想到《江南》里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”,不由对江南的“十里荷花”更加向往。


  梅花是我最向往的花了,我在北方时,还曾矫情的写过:“傲骨铮铮何处寄,须知此处无寒梅。”严冬腊梅,铮铮傲骨,自古文人墨客笔下的常客,让我如何不心生向往呢?我从十二月开始等待,等到一月初,一月中旬,直到我踏上回家的归途,我心心念念的梅花还没绽放,只从武汉本地的好友的朋友圈里看到了梅花。再到开了学,将手头的事儿忙完,想到赏梅时,梅花已是稀稀落落,颇有些失望。只好在来年的冬日里,等到梅花开时,一览东湖梅园美景之后,再回乡。


  玉兰花我也不认识,大瓣的花开满了整棵树,叶子还没有,白色的、粉色的都有,朋友介绍给我一个软件,只要用摄像机拍一下花的照片,就可以得知花的名字,这让我欣喜非常。我这才了解了这传说中的迎春花。“霓裳片片晚妆新,束素亭亭玉殿春。已向丹霞生浅晕,故将清露作芳尘。”迎春花开,地大的春天到了。


  前段时间樱花盛开,好友都吆喝着去武大看樱花,只是苦于预约不到,只好慢慢等待。其实地大校园的樱花同样好看,北区隧道旁的林子都是樱花,樱花是伴着绿叶同在的,这跟玉兰花不同,繁花似锦,整颗树开满了,一片片新出的嫩芽点缀着,花瀑一般,汇聚在一起,变成一片花的海洋,“万家井爨绿杨烟,樱笋春开四月天。”


  春天仍在继续,夏天还没开始,一定有很多未曾见过的东西在等着我,在静好的岁月里,等着我慢慢发现,慢慢了解,再慢慢喜欢。(大学生记者团文学部王杰)